至此取消置顶文章《马说》

韩愈可能说的只是自己,而我说的却是别人,好像又含射自己。

不知道有谁懂了吗?

时间一天天过去,人越来越老,

以前感叹的没有了,以前在乎的也没有了,以前的原则也没有了。

越来越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,无需别人去同情,也无需去同情别人。

该怎么样的,始终都会怎么样,不该怎么样的,始终不能怎么样。

有人即使最终改变了这种状态,那也是他有改变的命运,或者,

他仍然逃脱不了改变之后新得出来的状态,那也许可能更糟。

所以,到此为止,我也不需要再去感叹。

我不认为这是消极了,各位觉得呢?

如要回顾,请看连接:韩愈《马说》–永远铭记的说


郑重声明:
除特别声明为转载内容外,本站所有内容均为作者原创,谢绝任何单位和个人不经许可的复制和转播!
对于确有转载需要的,请先与作者联系,在获得允许后烦请在转载时保留文章出处。
本文出自Lupin's Blog:http://www.cnzui.com/archives/1159